•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综合新闻

爱狗为何吃猪肉、穿牛皮:其背后的社会心理机制

时间:2011-2-14  作者:51veg.cn  来源:中国素食网  查看:28698  评论:0
内容摘要:          为何我们爱一些动物,待他们如家人,却愿意吃其他种动物的肉?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大学教授及纯素者梅乐尼·乔伊博士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研究“肉食主义”信念系统下的...

爱狗为何吃猪肉、穿牛皮:其背后的社会心理机制  

 

       为何我们爱一些动物,待他们如家人,却愿意吃其他种动物的肉?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大学教授及纯素者梅乐尼·乔伊博士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研究“肉食主义”信念系统下的心理,写成《为什么我们爱狗,吃猪肉,穿牛皮衣服?》一书,以解释为何我们吃某些动物而不吃其他种类的动物乔伊博士持有美国哈佛教育学院硕士学位及美国赛布鲁克研究生院心理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波士顿马萨诸塞大学教授,在心理学、动物权益和社会正义方面有一系列的著作,是肉食产品与消费思想体系研究的重要专家

  “肉食主义就是所谓不去想动物的典型,例如当我们坐下,餐盘上就是牛肉、鸡肉或猪肉,我们无法联想所吃的动物,除非我们吃的是黄金猎犬、天鹅或天竺鼠

  “我一直关心动物,当我不断意识到世界对许多动物来说是多么可怕的地方,我发现唯一能让自己不悲伤的方法就是知道我正在做某些事情,以某种程度帮助他们减轻苦难。”

  肉食主义的矛盾之处

  在她最新著作《为什么我们爱狗,吃猪肉,穿牛皮衣服?》中,乔伊博士细查人与动物之间矛盾、不合逻辑的心理与情感关系。以下的情况阐明肉食主义的矛盾之处。

  想像您的新邻居邀请您共进晚餐,浓郁芳香和笑声、说话声弥漫空中:

  “太好吃了,鲍勃,谢谢您,我从没吃过像这样美味的东西,告诉我们,您是怎么做的?”

  “好,首先,用三磅的黄金猎犬肉浸泡在卤汁中,然后拿……”

  “他说什么?”

  “黄金猎犬。”

  “噢,我忘了,美国人喜爱狗!怎么了?你们看起来像见了鬼?我只是开个玩笑,除了老牛肉,其他什么都没有,怎么,现在不要吃了吗?”

  “要让那影像在脑海中消失有点难,黄金猎犬,一只狗,就摆在我的餐盘上?太恶心了。这不太正常。”

  好奇自己的意识改变而研究嗜吃肉食的社会心理

  年轻时,乔伊博士对食物选择有了深刻的认知。“我生长在吃荤的家庭,我大半生都在吃肉,当我 23岁时,我接触到动物如何被制成肉品的信息。在那之前,我曾听过那些资讯,但不知什么原因,那没冲击到我,我没有完全听进去,听进去之后,我就决定不再吃肉。我对于自己意识如何彻底改变感到好奇,那些我曾经觉得好吃又美味的东西,为何变得如此恶心。我大约20年前吃素,约10年前吃纯素,因为道德的关怀,我决定不再吃肉,我不想再让动物受苦。这不仅是对动物及地球健康的选择,对自己的健康也好。今天我43 岁了,我觉得比20 年前23 岁时还健康。”

  因为好奇自己意识的转变,梅乐尼·乔伊对肉食及素食做了几年广泛的研究,“我决定要研究吃肉的心理现象,那发生在我身上,那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我花了这么长的时间,从我之前就接触到虐待动物的资讯,所以我以此作为博士研究计划,研究社会心理,我采访荤食者、肉贩和剁肉工,我也访问纯素者与基本素食者,我想了解吃肉的关联,人类是否有可能参与了不人道的事情,而甚至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我发现有一套心理与社会的机械作用,防止我们将吃肉的经验与事实连接起来,这些防御的机械作用有组织地限制我们感同身受,封锁我们的意识或良知,阻挡我们吃肉时去感受,与世隔绝时不会去感受。这不只是个人现象,这是因为我们生活的社会系统是占统治地位的普遍的、根深蒂固的信念或思想体系,让我们适应此社会,以特殊方式看待世界,它塑造我们对动物和吃肉的看法,我称此思想体系为‘肉食主义’。”

  发现“肉食主义”的心理特征

  人们在心理上将自己与餐盘上的肉分隔开的方法为何?“这些防御心理包括:例如逃避,‘别跟我讲那些,你会破坏我这一餐’,或否认说‘动物被饲养被杀来吃时不会受苦’,或是我在书中提到的辩护的‘三个 N’,为此行为找寻好理由,让我们不会对此感到太糟糕。辩护的“三个 N”在人类史上一直被用来证明所有暴力的思想体系是无罪的,在肉食主义例子中,如‘吃肉是正常自然且需要的’。”

  乔伊博士的研究有许多其他发现,让她了解为何慈悲、有爱心的正常人能残忍地吃肉。“基本上,肉食主义是纯素主义的对立面,我们命名这些不正常的意识形态,素食主义原本被数学家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命名为毕达哥拉斯饮食,但直到现在,我们还没定义肉食主义。”

  根据乔伊博士所说,肉食动物与肉食主义者有明显不同,“一些荤食者将自己比喻为肉食动物,肉食动物是动物,必须吃肉才能生存。我想,要认知‘吃肉不是必须的,而是选择’的概念很重要,选择总是源于信念,肉食主义反映出信念系统、思想体系。”

  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摘下此体系的面具

  为何许多人没发觉到此矛盾的信念系统呢?

  “例如肉食主义的系统留存的主要方式之一是透过无形的保留,肉食主义的牺牲者是无形的;我们吃的动物是没看到且没想到的;体系本身是无形的,它没被命名而保持无形。如果我们不命名,我们就无法谈论,如果我们不能谈论,就无法对它质疑。《为什么我们爱狗,…》不只是一本谈论不应该吃肉的书,而且也包含为何我们吃肉的原因,那是社会与心理造成的,让有理性的人参与不理性的行为,或让人类支持不人道的方法,或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这本书的主旨是让无形变成有形,将此体系的面具摘下,此系统需被隐藏下去才能继续抓住那些了解事实真相后可能不继续支持此系统者,在我的书中,我解释了特殊的防御机制,心理防御机制,及运用肉食主义的社会防御机制,让我们相信自己被正确地教导,去思考、感受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被教导在吃肉时不去感受。”

  “科学家最近发现了镜像神经元,镜像神经元是我们观看别人活动时被活化的脑神经元,他们发现这些与我们本身活动所激发的是相同的神经,他们发现正在观察昆虫爬某人腿的人,正观察某人经历疼痛的人,他们大脑部分会被激活,只观察别人做也会被激活,从而造成感同身受的感觉,所以这令人想到当我们同情他人,我们就能感受到他人的感觉。”

  当我们食用极度受苦而被残杀的养殖动物的肉时,为什么没有相同的同情心?

  “肉食主义被用来挡住慈悲心,那挡住了我们在吃肉时对被吃动物的同情心,实际上,若我们关心,如果同情心是生物学上的或自然的人类过程,那肉食主义挡住我们真正本性。”

  一旦了解真相将产生重大改变

  根据乔伊博士的研究,一旦了解吃肉对数百万动物朋友所造成的无尽痛苦,那会对个人的人生观形成强有力的建设性影响,从而产生重大改变。“人们选择不去了解动物受苦程度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那很痛苦,因为您的世界会大大改变,当您让自己真正与世上发生在其他众生身上的真相联系沟通,现实就会永远不同。以某种程度来讲,生命变得更艰难,你必须以良知承载某种痛苦,但生命也变得更有自主权,因为你有机会做选择,有些东西你有自主权,可选择尽力依靠自己的价值体系而活。”

  “在我的书中一开始的对话场面,就是一个肉食主义的例子,其认为吃某种动物合乎道德,那很荒唐,曾经的‘美食’突然令人恶心,其实肉本身并没有发生改变,还是相同的肉,闻起来也一样,感觉也一样,味道也一样,改变的是一个人对于吃什么的感知,所以我们爱狗而却吃牛肉,唯一合理的理由是我们世界主导系统中教导我们狗是用来爱的,而牛是用来吃的,那就是肉食主义的一个例子。”

  什么能说明此残酷、矛盾的信念系统能盛行?为何人们爱心照顾某种动物而残酷地食用其他动物的肉?

  “阻力最小的方法就是规范,那是我们采用的路或我们参与的思想、感觉和行为。基本上我们自动自发,所以我们出生在肉食主义体系中阻力最小的路就是吃肉,并不对此发问,所以更容易遵守肉食主义规范。做肉食主义的多数派,你可以更容易找到食物,你不必担心受朋友和家人的阻挠,事实上你的生活如果选择吃肉,而不是对抗此规范,在许多方面比不吃肉更容易。但阻力最小的路也阻挡我们了解:第一,这些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路;第二,其实我们可以有替代的路。我希望我的书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我们被教导要有自由意志或自由选择,当遇到吃肉时,其实并没反映出自由选择的行为,自由选择需要体认。”

  肉食主义阻碍人们朝更高意识等级进化

  乔伊博士相信,肉食主义阻碍人们朝更高意识等级进化。“世界各地多数灵性戒律和许多哲学思想训诫认为,人类进化或发展的目标在于同一体,同一体是指更多联系,与自我更多沟通,与他人更多沟通,与自己真实的感觉、自己的移情作用更多联系,而变得更有意识、更能察觉。同一体需要与肉食主义相反的品质和行为,肉食主义是以保密、欺骗、胁迫和暴力为根本的,同一体则需要诚实和透明、真实、同理心、慈悲及最终的非暴力,那很有意义。当意识逐步进化,我们会进化。我希望透过揭露肉食主义系统帮助人们认识它运用的特殊历程,人们可解放其心灵,做出更清晰的选择,作为公民和消费者,思考自己与内在更深的价值系统沟通。”

  “每一学期,我试着教一个班,关于对待动物的态度,我让学生做练习,我在黑板写下‘狗’或‘猪’,我让学生写出描写狗的词语和猪的词语表,总之描写狗的词语表比猪的更讨人喜爱,通常人们会说狗狗很可爱,它们毛茸茸的,友好、忠诚、可爱,而猪是肮脏的,恶心、又胖又丑,然后我开始问他们问题:‘为何你们这么说狗,为何那么说猪?这资料出自何处?’最终我们发现人们接收到有关猪的资讯出自媒体。总之,那不是出自个人直接经验,那反映出对猪的成见。我的许多学生均跟狗有亲密关系,所以他们更了解狗有自己个性的事实,但最终我问他们‘你认为猪跟狗感觉一样吗?’他们说当然;‘你们认为猪有情绪吗?可以感受到快乐和疼痛吗?’‘是的,它们当然会。’然后我问学生:‘我们为何要吃猪?’最终他们说:‘事情本来就这样。’这是肉食主义运作的一个显著例子。我们经常花更多时间思考买哪种牙膏,比我们想自己吃哪种动物及为何吃动物所花的时间还多。我们的选择光是在美国作为消费者,就驱使一个产业每年杀害百亿只动物。令人注目的是我们如何一而再、再而三做出这些选择,有时一天是多次。我们做出这些选择,却没意识到我们在做出这些选择,因为事情本来就如此。”

  乔伊博士说那些做出残酷非人道选择吃动物同胞的肉发展成一种状况,叫“道德认知不协调”,并描写三种方式,可以减轻这种状况。“道德认知不协调是内在不安,道德不安,是当一个人的价值与行为不一致时或有冲突时的感觉。多数人的道德价值体系不包括支持对动物进行大量密集和不必要的暴力,然而多数人却吃肉,所以这种矛盾造成内部道德不安,为了减轻或缓解这种不协调,我们有三种选择:第一我们可以改变行为,在此实例中,那是指停止吃肉;第二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价值,在此实例中,那是指开始重视对其他众生的暴力,多数人没有这么做。第三改变对自己行为的感知力,就是基于这第三的选择,形成了肉食主义。

  吃肉不仅造成数十亿无助动物难以言喻的痛苦与受暴力致死,也对肉品业的职员造成严重心理伤害。“有一部很难懂但很有力量的书,盖尔·艾斯尼茨的《屠宰场》。她调查几个不同的屠宰场,并描写出来;她也采访肉品包装厂的员工。除她的著作外,也有另外的作者如艾里克·施洛瑟,记录了在肉品包装厂和屠宰场工作的员工的状况。这些产业对员工的心理会造成影响。他们被要求在充满死亡的环境下日复一日工作,在此杀戮之地工作是极艰难的。屠宰场工人暴力成瘾的比例很高,常常对动物和其他人类同胞施加暴力。那真的需要被质疑。那种产业要人们发展反社交行为,视暴力为规范。目睹暴力使人精神受创,无论那是对人类或是对动物的暴力。”

  乔伊博士提供了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想法:“我想真的需要追随自己的心,我们任何人能做的最好的事,以我来看,就是与自己更同一体,变得更有意识,让自己情感更成熟,如圣雄甘地说的:希望世界变成怎么样,自己就要先改变。”  (作者对原文作了适当编辑)


new
note
                       
vegen_eat

素食菜谱,素食食谱

line
vegen_video
相关评论
中国素食网
     沪ICP备06006980号
投稿请注册会员或发送邮件至Email:51veg@163.com   QQ:83332096
QQ群:37808000[1群],275293898[2群],275617013[3群],84205227[4群],275694195[5群]
本站是公益性网站, 您的每次点击与关注将是对本站最大的帮助!

所有文章皆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来信告之,若文章没有写明来源地址请留言。
Copyright © 2005 - 2017 泡泡宝盒中国素食网 www.51veg.cn All Rights Reserved